4800亿,这仅是工业互联网的开始


      当下,制造业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市场飞速发展,成本还要不断降低,就会面临很多供应链问题,而工业互联网的落地有望解决这一系列问题。

      工业互联网被认为是实现工业4.0关键一步,推动整个制造业由“制造”向“智造”转型。
       另一方面,5G被认为是工业互联网的“助燃剂”,随着我国进入5G商用元年,有望推动工业互联网的进一步落地。
       接入成本大量降低
       工业发展从机械化、电气化、自动化一路走来,一直是由蒸汽机、电力、IT等大的技术变革来升级工业效率和能力,随着新一代物联网、大数据、AI等技术的发展,也就有了新的一波工业升级机会,也就是工业4.0、工业互联网等。
       工业互联网的核心是将工业环节的各类数据采集上来,包括设备的、工艺的、原材料的、人员的等等,然后基于这些数据,结合工业经验和新技术,对企业内部来说,形成分析计算预测模型,去做企业内部的生产过程、设备使用过程的优化;在企业外部来说,形成企业数字画像,去做企业外部的生产协同、金融服务等创新。
       “通过应用工业互联网解决方案,华为手机成品率达到99.55%,测试速度提升50%以上,工作量也降低50%。”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董事、战略研究院院长徐文伟透露了公司在工业互联网方面的最新进展。
       目前,大部分的生产组织活动还是通过C2B2F(C指消费者,B指商业网络,F指工厂),这意味着工厂生产的组织和最终消费者存在长尾效应带来的信息不对称,工业自身的生产效率在很多行业已经比较高了,但精准响应市场的能力基本没有。工业互联网或者产业互联网的发展将进一步降低这种信息不对称。
       徐文伟举例指出,原来华为手机的检测手段比较落后,焊点检测、电池质量问题等主要依靠人工肉眼监测,不仅容易产生误检、漏检,而且耗费时间,平均每次监测时间需要5分钟。另外,利用传统的焊点检测,手机容易发生爆炸。
       为此,华为率先将工业互联网应用于自身的生产制造过程中。现在华为使用电子制造以及华为云EI视觉监测模型,电芯、电池等器件的外观监测和单板焊点质量监测均可自动完成,由此大大提升了产品质量和生产效率。
       “痛点”就是商机和市场。“工业互联网的目标就是三个:提质、降本、增效。”徐文伟说,华为希望借助工业互联网,在研发协同方面提升20%的效率,在生产制造方面降低90%以上的业务中断时间,在经营管理方面提升20%的效率。
       此外,江苏泰隆减速机股份有限公司作为中国减速机行业的龙头企业,生产设备经常满负荷运转,维护成本居高不下,突发故障较多,正准备新购一批设备。但是,通过工业互联网平台对现有设备进行分析后,泰隆公司高管惊讶地发现,其设备综合利用率不到30%。
       4800亿市场规模
       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工业互联网产业规模将达到4800亿元,预计2035年,5G营收的80%来自于工业化互联网。
       市场足够大,参与者也众多。当前,领先制造企业和信息技术企业参与到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将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作为企业的重要战略。目前,海尔、航天科工、徐工机械、三一重工等龙头制造企业,以及阿里巴巴、东方国信、浪潮、华为等大型ICT企业基于云计算、大数据等技术,纷纷打造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
       在资本层面,工业互联网企业的相关投融资活动十分活跃。仅在7月上旬,便有雪浪数制完成数亿元Pre-A轮融资、展湾科技完成数千万A轮融资。在此之前,树根互联再次宣布完成5亿元B轮融资,黑湖智造完成1.5亿元B轮融资。而今年已有超10家工业互联网企业已获得融资,在整个市场资本“荒”的背景下,工业互联网企业融资一片火热。
       市场规模足够大,当然离不开政策的支持。早在2018年7月,工信部就发布了《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及推广指南》和《工业互联网平台评价方法》两项重要政策;2019年1月,工信部又印发了《工业互联网网络建设及推广指南》,随后,3月份“工业互联网”被写入2019年全国政府工作报告。
       另一方面,制造业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工业生产领域已将物理学原理发挥到极致,单靠设备升级已不足以支持生产效率再提高1%,工业互联网将是提质增效的关键。
       此外,随着5G时代到来,5G具有高度率、低延时、高容量等特性,满足工业数据传递实时性与稳定性的要求,这将全面助推工业互联网的落地。
       工业互联网“前夜”
       工业互联网的未来“看起来很美”。但这几年的实践中,工业互联网的落地却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有如GE等工业巨头出于盈利考虑甚至开始剥离、出售工业互联网相关业务,而国内仍有大量企业内部自动化尚未实现,谈信息化、智能化还时为尚早。
       就目前来看,我国工业互联网的核心服务对象多为石油、钢铁、冶金、机械等大型流程性企业,以及规模较大的国有企业。
       根据最新统计的数据,在我国,中小微工业企业占工业总量的97%、离散型制造业占比83%,这些中小微企业、离散型企业才应是我国工业互联网主题和工业互联网的建基础。但目前,这些企业参与的意愿普遍较弱。
       不可否认,我国工业互联网目前还处在非常早期的阶段。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还在“工业互联网前夜”。
       在企业数字化转型过程中,谁也无法给出明确的投资回报率(ROI)。而B端用户往往是最实在的,投入资金做数字化转型,到底能带来哪些量化的效果,这个问题如果无法解决,上云上平台就成了空谈。
       掌上车间总经理冯洋表示,工业领域的决策永远是在考虑一个性价比的决策。如果带来的价值或者是便捷程度不足以打破原来既有的生态体系,不能带来更多的便捷程度,那企业可以不用。
       另一方面,受经济下行的影响,目前中小企业生存状况并不好,本身利润不乐观,付费能力弱。
       冯洋进一步指出,要破工业互联网的局,就不能站在一个很宏观的维度去看一个事情。因此早期的工业互联网的核心是如何为个接入各方提供单点接入价值,通过单点接入的累积,逐步实现小范围、特定应用场景的依赖效应,最终形成工业互联网融合。
       另外业内人士认为,“工业互联网平台需要10-15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要沿着单点突破、垂直深耕、横向拓展、生态构建的建设路径持续推进,要有久久为功的战略定力和雄厚的资金实力。”
       筚路蓝缕,以启山林。
       工业互联网的建设无疑是一场“持久战”,才刚刚开始,未来可期。

  • 展会新闻
  • 行业新闻